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新 闻 中 心
中国贸易崛起改变全球经济格局

年前,20国集团(Group of 20)中没有一个经济体的首要贸易伙伴是中国。如今,该集团中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印度、俄罗斯与南非这六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均是中国。该集团的另外一个经济体巴西,其最大的出口市场也由美国变成了中国。除此之外,中国从20国集团其它经济体的进口规模也有所扩大。

Associated Press
上海一港口附近,叉车在搬运集装箱。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奥巴马前助手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说,50或100年后人们在书写我们时代的历史时,主要谈及的可能不是2008年的经济衰退,或有关美国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面临的财政问题,而是世界如何适应历史舞台向中国转移这一变化。

中国的增长几乎对全球各地都有影响,而这种影响并非总是令人愉快。中国作为贸易伙伴的崛起正在改变其它经济体的结构,使得这些国家的商业模式从制造业向原材料生产国倒退,推动各国货币有时出现令人不悦的走势,并引发美国人对工资的担忧。

中国说,今年前两个月其出口总量较去年同期上涨了21.3%,进口总量上涨了36%。中国2月份出现了贸易逆差,部分原因在于受到中国农历新年的影响。而美国周四说,今年1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规模超过其它任何国家。按目前的汇率计算,中国1月份的全球出口额比美国高35%,进口额则比美国低14%。

虽然中国的官方数据可能通过低估进口部件的价值而扩大了出口货物的价值,但有众多迹象表明中国贸易在全球的重要性。

日本最大的建筑设备制造商小松建设工业(Komatsu Ltd.)十年前从中国赚得的收入只占其总收入的2.3%,如今这一比例升至19%。该公司新入职的大学毕业生现在要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中文速成班,而以前公司要求毕业生学的是英语。

南非的进口衣物中,有一半来自中国,而进口玩具有超过三分之二来自中国。另一方面,中国消费者则享用到来自埃及的柑橘、加纳的可可和南非的红酒。

中国对于原材料永不满足的需求正实实在在地改变巴西的景观。巴西首富巴蒂斯塔(Eike Batista)正在里约热内卢北部建造一个耗资26亿美元的超级港口,供驶向中国的大型油轮停泊。巴西和秘鲁已基本建好了一条高速公路,巴西农场的货物可借由这条公路穿过亚马逊雨林、翻越安第斯山脉并最终到达秘鲁的多个太平洋港口。

中国的贸易活动几乎没有显示出放缓的迹象。2009年全球贸易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几乎出现停滞,中国进出口贸易也大幅走低,但2010年中国进出口开始反弹。倘若可以史为鉴,那么中国的海外投资和外国跨国企业的对华投资都将进一步推动中国和其它国家的贸易往来。

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国民收入因对华出口而有所提高,这是令人愉快的,但同时这些国家也担心对华出口所带来的不受欢迎的负面影响。

巴西及其邻国多年来曾力求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加强本土产业,培养地区市场,相互提供从能源到洗衣机等一切产品。如今,对华出口的快速增长正让巴西从高价值工业品制造国向大宗商品供应国倒退。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统计,巴西的出口在2000年时只有不到2%是输往中国,而这一比例在2009年升至12.5%。


据巴西政府统计,巴西对中国的出口约有80%为大宗农产品和矿产品,从中国的进口约有90%为制造业商品,由于巴西工资较高,其中许多商品的制造成本在巴西无法像在中国那样便宜。巴西官员认为,中国通过低估人民币给了出口一个额外优势,不满情绪日益激烈。

一些巴西人对长期效应颇为担忧。曾任巴西财政部长、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 Conference on Trade & Development)前秘书长的利库佩罗(Rubens Ricupero)说,中国是个重要市场,但巴西不应孤注一掷。

在工会的施压下,南非政府去年要求中国主动限制纺织品出口,恢复2008年取消的出口配额。中国拒绝了。中国驻南非大使钟建华在采访中说,若中国公司不向南非卖东西,其他国家将会取代我们的位置。

在印度尼西亚,一项地区贸易协定取消关税后,纺织品、家具和电子产品制造商对从中国进口表示不满。印尼企业家协会(Indonesian Employers Association)主席林铭坤(Sofjan Wanandi)说,尽管我们的劳动力比他们的便宜,但我们还是完全被打败了。他说,糟糕的基础设施和高利率推高了印尼的制造成本;人们或破产,或成为中国商品的进口商。去年,印尼从中国的进口涨了50%,大大超过印尼向中国增长的大宗商品出口。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中国约30%的贸易来自发展中国家,2000年这个比例不到20%。但大部分贸易仍来自发达国家。

中国占澳大利亚出口的25%,远远高于10年前的4%。对原材料的需求及相关贸易盈余、澳元升值以及利率上调正在扭曲澳大利亚的经济,推动了西部矿区的发展,同时削弱了旅游业和非矿产业。

零售商Woolworths Ltd.前首席执行长、澳大利亚央行董事会成员科比特(Roger Corbett)最近说,我们有世界需要的资源;但我们需要组织我们的业务使这些资源发挥最大的作用,解决经济两极化的问题。他提倡对矿业征税,他认为这实质上是对中国征税。

最棘手的问题是,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的崛起是否对美国的工资造成影响。理论上来说,贸易伤害了部分工人而对其他人有益,总的来说是好处多。

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当富国主要与其他富国进行贸易,比如美国和德国,它们会专攻贸易,但不会在工资上竞争。他们说,低工资新兴市场的贸易动态则不同:即便那些倡导自由贸易美德的国家也意识到了中国和印度日益增强的影响力,它们转向更高端的产品,这样可能会减缓美国工资上涨,扩大就业市场的贫富差距。

达特茅斯学院塔克商学院(Dartmouth's Tuck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曾任小布什政府白宫经济顾问的斯劳特(Matthew Slaughter)说,对发达国家来说,现在更多的进口来自中低收入国家;尽管这些新兴贸易伙伴越来越富裕,但它们的平均工资水平仍远远低于美国;因此,除了免于来自中国竞争的教育水平最高的那些工人,美国所有工人的工资都受到拖累。

其他经济学家坚持认为,贸易而非技术是削弱美国工资增长的祸首这个命题没有依据。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劳伦斯(Robert Lawrence)正在撰写这方面问题的一本书,他说,美国经济已经达到高度专门化,导致技能欠佳的美国工人不再与新兴经济体工人直接竞争。
 
 
 
 
版权所有 © 汇升投资 vsfund.com
Email:vs_fund@hotmail.com
闽ICP备09022654号